相关文章

从苏州园林走出建筑师家族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苏州博物馆就建造在补园的原址上 资料图片

  下周,同济大学将出版一本《百龄教授张问清画册》,以表彰退休教授张问清毕生为同济做出的贡献。生于1910年的同济教授张问清今年刚过完百岁生日,他的家族里共有14人在同济求学、就职过。张问清还曾是苏州知名园林补园(现苏州博物馆所在地)的主人,解放后将补园捐赠给国家。此外,他的家族对昆曲贡献颇多,今年苏州还出版了他的家传百部昆曲手抄本。现在,他77岁的女儿,同样是同济退休教授的张岫云仍然在搜集和整理家史。

  曾将百岁寿庆钱捐给地震灾区

  这几天,张问清教授正在华东医院休养。今年刚刚过完百岁生日的张问清教授依然精神矍铄,只要身体无恙,每天都会坚持外出散步,他给人的印象是“至少年轻20岁”。

  张问清出身苏州名门,从小生长在苏州园林和昆曲两个世界文化遗产的交汇地。曾祖于1877年购得汪氏旧园宅,后来一直精心修建这座被称为“补园”的江南名园。张问清的父亲张钟来为昆曲名家,当时有“江南第一老生”之称,对昆曲的传承做出过不小贡献。

  解放后,在父亲张钟来去世后,张问清和大哥把补园捐献给了国家。此后,又陆续把父亲留下来的文物珍宝捐献了出来。2003年,张家祖屋有一部分拆迁,得到一些补偿款后,他带领张家后人成立了“紫东文化基金”,想为家族和昆曲做些事情。近几年,《补园旧事》、《苏州昆剧传习所纪念集》、《补园旧事续编》等书陆续出版,近百岁的张问清除参加编辑还亲自动笔写回忆。如果没有文档资料,这些捐献事迹并不为很多人所知晓。

  去年大地震期间,张问清看到四川人民受到深重灾难,不止一次地流下了动情的眼泪。他从自己多年的积蓄中捐献出5000元,为灾区人民献上一片沉甸甸的爱心。他深情地说:“能为灾区人民奉献一片爱心,这是我的心愿。”当时,家里和系里都在筹备他的百岁寿庆。可张老认为,钱捐给灾区比做寿更有意义。

  吴侬软语传授砖石结构教育

  张问清还是我国砖石结构教育的奠基人。解放前,我国的建筑大都是砖混结构,很少有科学的论据和严密的计算推导过程。1952年院系调整时,从圣约翰大学来到同济大学结构系担任教授的张问清开设砖石结构课程,怎样开展教学面临着较大的困难。当时根据教育部的要求,高校沿用苏联教学体系,相关俄文参考资料不多,作为新开设的课程,教研组内负责砖石结构教学的老师只有张问清一个人。张问清通过刻苦钻研苏联教材,编撰了一整套砖混结构的教材,在国内广为流传,指导了我国砖混结构的理论和实践。

  在很多同济学生的心里,对学校的印象必定少不了南、北教学楼,那里留下了众多学子的琅琅书声,南、北楼的结构设计负责人就是张问清。张问清的孙子张震后来也在同济读书,每次向要好的同学介绍“这些楼的结构是我爷爷当年参加设计的。”时,自豪之情就会油然而生。

  建国初期,随着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开展,经济建设的规模日益扩大,就如何节省投资,工程结构领域出现了诸多研发和创新。同济率先对双曲砖薄壳结构、竹材利用进行了探索,张问清几乎同时受命领衔主持这两项研究工作。张问清对双曲砖薄壳结构进行了艰苦的开发和研究。

  当时的研究情景给结构系的师生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济大学原副校长黄鼎业当时刚刚留校进入钢筋混凝土教研室工作。他说,为了进行双曲砖薄壳研究,在机电试验室旁砌筑了一孔足尺的双曲拱砖进行结构试验。烈日炎炎,张问清常常爬上脚手架,观察裂缝情况。双曲砖薄壳结构还被首次应用到同济原电工馆设计建造项目中,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这栋建筑完好无损,而同一时期华东地区建造的多座双曲砖薄壳建筑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毁损。

  在学生们的记忆中,张问清总是穿着一身漂亮整齐的西服,瘦长的个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一口苏州口音的吴侬软语,给人一种彬彬有礼、温厚谦让、低调不张扬,以及既和气热情、又平和严肃的印象。他的讲课总是准备得十分充分,有条不紊……

  女儿年近八旬仍整理昆曲

  张家有“长寿基因”,张问清的大女儿张岫云已有77岁高龄,同样也不显老,看上去至少年轻10岁。记者和她交谈时,她思维敏捷,记忆颇佳。张岫云同样是同济大学的退休教授,早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后也在同济任教,现在的退休生活很充实。她和妹妹张瑞云近年来一直忙着整理家族史,奔波于苏浙京沪,寻觅于图书馆、博物馆,经年累月,搜集了不少珍贵的历史资料,还编著了《补园旧事》、《补园旧事续编》等书。

  “这些年来,我们搜集、整理资料的目的不是难以舍弃那些繁华旧梦,或是为了光宗耀祖,而是努力保存补园这座老宅子里的珍贵文化,提供一个比较完整的家族档案,供专家和后人研究。”张岫云教授告诉记者,家族史同样是地方史,她们甚至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众多珍贵的昆曲手折!“现在上演的昆曲剧目通常只有《牡丹亭》、《长生殿》、《白兔记》和《荆钗记》等有限的剧目,但我们意外地发现,在父亲捐赠的众多昆曲资料当中,还有《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 ”

  这些手抄本都是当年著名昆曲家俞粟庐亲笔书写的,由张问清的父亲、当时的“江南第一老生”张钟来珍藏,价值颇高。捐赠后,由于保管不善,不少昆曲资料已经散失,为了不让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继续佚失,张岫云姐妹俩联系了中国昆曲博物馆,并获得了文化部专项基金的资助,于今年2月出版了《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孽海记》、《连环计》、《精忠记》和《永团圆》等904个昆曲折子均在其中,多种“失落的剧目”也得以重见天日。

  一家四代人打上同济烙印

  在张问清的儿女辈中,除了大女儿张岫云外,大女婿徐瑞麟、三女婿朱照宣也都是同济校友。徐瑞麟从1955年起在同济大学结构系任教,担任过同济科研部主任,后调至上海市教委办工作,后来回同济工作直至离休。三女婿朱照宣也曾在同济任教,后调至北京大学力学系,是把混沌理论首次引进入国内的专家。小儿子张毓明也毕业于同济建筑系,曾两次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此外,张问清还有两个表弟,曾经毕业或执教于同济。

  在孙辈当中,张问清的外孙徐文、朱兵分别毕业于同济土木系和建材系,后均获得了国外名校的硕士学位,孙子张震也毕业于同济大学化学系,2001年赴德国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张问清大哥女儿的长子陈成澍后来还担任过同济大学副校长。再往下一辈算起,张家还有同济人,张问清大哥的曾孙媳就是同济的毕业生。